哪些新的一线城市如果不在北上官岭最适合“居住”

哪些新的一线城市如果不在北上官岭最适合“居住”
流行综艺节目《奇葩说》曾经有一个经典的论点:你会选择大城市的床还是小城市的套房?这个辩论问题直接触及了当代年轻人的困境。一方面,大城市,尤其是一线城市,拥有最好的发展机会。另一方面,大城市的生活舒适度,尤其是生活体验,远低于小城市。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推进,近年来一批“一线新城”迅速崛起。这些城市的发展机遇和前景不亚于一线城市,生活成本也明显低于一线城市。这些城市能成为年轻人决定“逃离北上官格尔”后的首选吗?近日,壳牌搜房推出《2019新一线城市居住报告》,以15个新一线城市为样本,分析这些城市的买卖、租赁等成本,深入了解新一线城市的整体生活状况。总的来说,新一线城市的生活负担比一线城市轻。一些城市有很好的生活竞争力,吸引了大量外国人买房定居。由于生活成本的差异,80后仍然是一线城市的主力军,而90后已经开始出现在新的一线城市。住房负担沉重的15个新一线城市是成都、杭州、重庆、武汉、Xi、苏州、天津、南京、长沙、郑州、东莞、青岛、沈阳、宁波和昆明,而4个一线城市是北上官深城。根据房价收入比(平均住房市场价值/平均家庭收入)的研究,天津已成为新的一级城市,住房购买负担最重,达到16.8,而杭州和南京的房价收入比也在15以上。长沙、沈阳和昆明是住房负担能力最低的三个城市,其中长沙的房价收入比仅为6.1。相比之下,一线城市的购买成本仍然相对较高。据估计,深圳的房价收入比达到24.4,而北京和上海的房价收入比分别为22.5和17.5,在样本城市中排名前三。就租金负担而言,一线城市也仍然很高。空壳找房子是基于租金收入比的计算(2018年1月人均一房每月平均租金/人均可支配收入)。北京、深圳和上海的收入占其收入的70%以上,并继续位居前三,北京和深圳的收入达到90%以上。换句话说,根据人均可支配收入,在这三个城市很难租到一居室的公寓。无论是买房还是租房,广州都是负担最轻的一线城市。广州的房价收入比是12.4,在19个城市中排名第八。租金收入比是52.6%,在19个城市中排名第九。从这个意义上说,广州已经被“降级”到新的一线城市名单中。在新的一线城市中,杭州、Xi安、重庆和成都是租金收入较高的城市,分别占62.3%、57.8%、54.1%和53.4%。以上城市都是过去两年人才引进相对活跃的城市。与此同时,人才引进同样强劲的宁波、长沙和东莞等城市,就租金相对于收入而言是“可接近的”。这些城市的一居室租金不到月可支配收入的40%。无论是买房还是租房,住房和幸福之间的相关性仍然很高。相关调查显示,94%的男性认为住房与幸福相关,而94.85%的女性认为住房与幸福相关,不同爱情和婚姻状况的女性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明显差异。根据买房和租房的情况,用贝壳计算的住房负担指数可以反映不同城市住房负担的大小。其中,深圳和北京的居民负担指数分别达到98.9和98.6,在样本城市中排名前两位,上海达到83.9。在新的一线城市中,杭州、天津和南京的生活负担最重,甚至超过广州。长沙的生活负担最低,其次是沈阳和昆明。“新前线”的吸引力正在增强。尽管住房负担沉重,但一线城市的住房需求
在房客的画像中,大多数城市房客都在30岁左右,男人仍然是主要的房客。虽然“贝上官格尔”仍然是年轻人的首选,但从趋势来看,新一线城市的吸引力正在逐渐增加。例如,在东莞,外国买家的比例达到73%,仅次于深圳,甚至高于北京。在天津和杭州,外国买家的比例也超过50%。随着经济发展带来的人口迁移和新政策对人才的吸引,跨地区购房成为近年来的常态。其中,在过去两年颁布新产业和人才政策的城市中,新一线城市是主要城市,这也增强了这些城市的吸引力。例如,东莞一直是制造业和服务业共同主导发展的城市。2009年金融危机后,这座城市经历了巨大的变化。“破产浪潮”夺走了大量的产业和居民人口,但随之而来的产业升级带来了高科技人才的增加和人口年龄结构的优化。《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年,明确指出“深圳和东莞是打造电子信息等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的核心”今天,东莞正进入一个人口红利的时代。东莞近40%的外国买家来自湖南、湖北和江西。其中,湖南的比重最大。此外,湖南人仍然是在广州买房最多的外国人。调查还显示,在京津冀地区,河北人在北京和天津买的房子最多。在长江三角洲地区,安徽人已经成为主要的“外国地主”——。在杭州、南京、宁波和苏州的外国买家中,安徽的比例最高。在西南地区,在成都买房的外国人主要来自重庆。四川人是在重庆买房的外来者中的主流。跨区域住房购买的盛行反映了现代社会在发展机会方面提供了多样化的选择。哪个城市更有吸引力是不同人的看法。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一张床”或“一套房间”的纠结表明年轻人对生活和生活方式有不同的看法。从基础设施建设、文化积累和产业发展等方面来看,“一线新城”正在加速崛起,成为年轻人奋斗的新热点。从生活负担来看,“一线新城”也有明显优势。将来,这些城市的崛起是否能解决年轻人的这种纠结值得期待。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先驱报》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gemplus.com.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