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塔接管阿森纳如果这种顽疾的治疗不成功任何人来卡诺托都是没有用的

阿尔塔接管阿森纳如果这种顽疾的治疗不成功任何人来卡诺托都是没有用的

当阿森纳采访了一些教练,并最终与瓜迪奥拉的助手阿尔特塔聚在一起时,小克伦克毕竟很胖。在解雇了埃默里并任命永贝里为临时经理后,克伦科出现在训练场上,并向枪手承诺他将为球队带来一名顶级经理。Artta显然不符合“顶尖帅哥”的要求,但此时此刻没有人有两个字。毕竟,阿森纳现在没有资格挑挑拣拣,任何愿意接手的人都必须烧香,每年双手奉上500万英镑。对克伦科家族来说,表达自己并不容易。如果要求他们再次做出承诺,他们会想得太多。

作为对这个笑话的回应,阿森纳在这件事上从未失望过。阿森纳在困境中输球并以3-0输掉比赛并不罕见。现在枪手已经失去了枪王的气质。整个团队就像一个支离破碎的团队,似乎随时都会被强风摧毁。

首先,从阿森纳主场与曼城的比赛来看,阿森纳确实展现了他们主人的心,并煞费苦心给对手三分。前院的海浪飞起来了,中院和后院悠闲地散步。最后,他明白了为什么托瑞拉没有被放在重要的位置,因为他不符合阿森纳队的气质,而且他也知道如何防守。与此同时,已经尽了职责的守门员莱昂内尔(Lionel)似乎也有点不合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莱昂内尔本赛季迄今为止以73次扑救赢得了英超冠军。他身后是纽卡斯尔联队守门员杜布拉夫卡(64次)、布莱顿守门员瑞安(63次)、伯恩茅斯守门员拉姆代尔(62次)和诺维奇守门员克鲁尔(60次)。这些守门员中没有一个来自联盟前10名球队。本赛季的阿森纳不是假巨人,他们真的很弱。在阿森纳2-2战平降级球队沃特福德的比赛中,莱昂内尔的进球被31个进球炸开,只丢了2个球。我真的不知道是应该表扬沃特福德的低效,还是夸莱诺在战斗中的勇敢。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这个赛季阿森纳的经历之后,莱昂内尔的守门生意变得越来越复杂。

巨人业绩的下降首先会让经理承担责任。埃默里离开阿森纳时还是黄昏。当然,作为经理,永贝里已经很尴尬了。因此,连永贝里本人也在敦促管理层:新经理什么时候到达?我抓不住了!追根溯源,阿森纳之所以走到这一步,要归功于领导层。起初,埃默里接管了阿瑟·温格留下的指挥岗位,任务是解决球队顽固的防守问题。然而,西班牙人在一年半后交出了一支队伍,这支队伍仍然不忍心直视防守,进攻也变得杂乱无章。对于一个未能完成任务并失去球队优势的教练来说,阿森纳高层没有及时处理,而是让他带领球队进入联盟的中低层。另一方面,这个问题也可以从本赛季的队长事件中看出。枪手并不认为任命队长是培养领军人物的严肃工作。因此,阿森纳每场比赛都有球员佩戴队长袖标,但他们在场上没有领袖。

阿森纳球迷对今夏的签约感到惊喜,佩佩为球队注入了无限希望。然而,就目前而言,如果佩佩将来和尚仲勇比赛,阿森纳将是第一个埋葬他的人。克朗克最令人不寒而栗的不是他是个守财奴,而是他对团队漠不关心。尽管阿森纳只是一个简单的摇钱树,克朗克一点也没有动摇。俱乐部所有者并不热衷,在这个足球经理的时代,管理层只能寻求保护自己。教练权力有限,像个木偶,更不用说运动员了。阿森纳上下都在推卸责任,这正是企业倒闭前发生的事情。

阿森纳的管理模式在阿瑟·温格的时代并不那么现代,但在阿瑟·温格的时代结束时,经理手中的真正权力相当有限。从发展的角度来看,阿森纳的转型是必要的。教授既是父亲又是母亲的那些年令人难忘,但管理结构应该取消。问题是阿森纳已经改变了,但是克伦科没有。温格离开后,克伦科家族并没有带走法国人曾经带走的所有东西。他们不顾一切地一步步将阿森纳推入深渊。

据悉,阿森纳最近公布了2018-19赛季的财务结果,俱乐部损失了2350万英镑,这是21世纪的首次财务损失,这种情况在温格的时代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过了。对于雇佣兵克伦科家族来说,我想知道这个俱乐部的财务损失是否会为他们敲响警钟。如果没有,恐怕只有降级是必要的。

阿特塔从2011年到2016年为阿森纳效力,是枪手的队长,也是一名携带基因的教练。但是阿森纳的病源不是球员或教练,而是管理层和老板。无论是阿特塔还是其他人接管了球队。重要的是俱乐部的最高管理层是否决定用心经营。

温:蒋南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gemplus.com.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